巴西特朗普上位记

本文作者:王润梦,张璐馨,来源于云锋金融,原文标题《巴西特朗普上位记》。

里约热内卢的耶稣像,神像正面是迷人的海滩、直升机坪和高尔夫球场,是里约的富人区,而他的背后,却是毒品、犯罪和成片的贫民窟(Favela)……

图片来源:Pixabay

住在R.Parapua贫民窟的人们却早习以为常。

2016年,巴西有3700万家庭,其中300万家庭生活在贫民窟,而1100万家庭缺少城市基础设施和服务。85%的贫民窟人口生活在大城市,以“上帝之城”里约热内卢最为突出。

而贫民窟的黑帮势力让这里成为犯罪的滋生地和庇护所。2017年,巴西的凶杀案件创造了新的纪录——一共63880起,比2016年增长了2.9 %。巴西成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地方之一。

世人都以为是贫穷孕育了危机,殊不知,2010年巴西的人均GDP已达到11094美元,是当时中国的两倍多。

那为什么巴西会有这么多“贫民”?巴西究竟发生了什么?

面朝上帝,却被上帝遗弃

作为拉丁美洲最大国,巴西是过去150年以来全球最大咖啡生产国。

19世纪末,咖啡种植的辉煌带来了农场工业以及食品、纺织等轻工业的振兴,巴西工业逐步发展起来。20世纪30年代,大危机爆发后,代表工业利益的瓦加斯政府更是致力于推动巴西工业化进程,工业和农业地位开始转变。

这为巴西二元经济埋下了伏笔。[1]

到50年代,以普雷维什为代表的的发展主义从理论上确认了重工轻农的合理性,工业完全成为巴西发展的重心。农业进一步被忽视,农业占GDP的比重从1950年的25.1%下降到1970年12.3%。巴西的二元状况深化。

严峻的情况引起政府的重视,70年代开始当局出台措施促进农业发展,农民的日子终于好过一些。但好景不长,工业化进程的停滞让巴西经济受挫。

无独有偶,90年代巴西实行新自由主义,即市场开放改革,这让本习惯于政策保护的巴西国内企业极不适应,导致巴西的工业没能在开放条件下实现产业结构的调整。制造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例由之前接近30%,萎缩到现在的10%。

2017年各部门对GDP贡献,农业占5.3%,工业占11.8%;资料来源:

Economic Comision for Latin American and the Caribbean

可以说,巴西过早的“去工业化”抽掉了国民经济的脊梁,使巴西经济失去了支撑

巴西工业生产

雪上加霜的是,随着巴西城市化进程加快,农业产值占GDP比重持续下降,二元经济架构程度非但没有减弱,反倒有愈演愈烈之势。

显著的二元经济结构,导致城乡差距扩大和贫富分化。这个“顽疾”从此渗入巴西的经济血液,日益拖垮整个经济体。

近几年政府给的,却不是国家需要的

新自由主义,让巴西陷入恶性循环。为了打破这个局面,2003年上台的卢拉做了积极的改变。他降低利率、改革税制、增加出口、加大基础设施投资等,力求恢复经济增长,减少对外资的依赖。

在他的带领下,巴西走进“黄金十年”,成为“金砖四国”之一。作为第一位工人出身的传奇总统,卢拉又被成为“巴西之子”。

可深层的二元经济结构并没有得到改善,丝毫的风吹草动就会让巴西经济震荡不已。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全球贸易条件恶化,依靠资源和出口的巴西乱了阵脚。巴西当局不仅没能及时出台正确的政策调整,反而被外界认为产生了以下几个失误:

2008年金融危机,罗塞夫政府经济政策侧重于放松银根和减税等刺激措施,希望用内需来抵御危机,却忽视了经济本身的问题。这种做法不但让经济未见起色,反而导致通胀压力猛增,使巴西陷入“滞涨”困境。

巴西通胀情况

与此同时,新一波的“去工业化”让这个技术进步缓慢的国家出现“资源诅咒”的症状(详见巴西,倾覆)。

在巴西经济还没发展到相应水平的时候,政府却在追求发达国家水平的社保福利。为维持庞大的社保体系,政府征收高额税收,巴西对整个商业价值链的所有环节都进行征税。

什么概念?举个例子,如果在巴西买双Nike,单单联邦税州税就占最终消费价格的66%。

2017年巴西养老金支出占比GDP%

图片来源:FT

高税率抬升了企业的生产成本,导致制成品丧失竞争力,制造业不断萎缩,国家蜕化为资源供应国。而这阻碍了其他产业,尤其是制造业的正常发展。同时,也对人力资本和科技创新造成了挤出效应。

除此之外,腐败问题更是让巴西的局面雪上加霜。2016年,巴西市值最大的公司——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爆出洗车丑闻(Lava Jato),有关公司董事与政客及承包商合谋、从项目和业务中牟取数十亿美元私利,这一腐败丑闻因加油站被指洗钱而被称为“洗车”。牵连出包括卢拉、罗塞夫等众多巴西高层。

腐败让巴西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外国投资减少、债务负担加重、资本外流、贫富差距加大以及社会动荡。原定参与2018年大选的卢拉更是因为腐败被拉下了马。

巴西外商直接投资(净)

资料来源:彭博社,云锋金融整理

“黄金十年”,一去不复返。巴西陷入衰退的泥潭。

总结起来,以社会民主党为代表的右翼政党擅长发展经济,却造成社会矛盾不断加剧;而以卢拉所在劳工党为代表的左翼政党致力于释放社会压力,却常让经济陷入泥沼。

让巴西重新辉煌的关键在于,及时进行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从而摆脱“资源诅咒”。左右双方对此心知肚明,却在激烈的博弈中沉溺于“选票政治”,为了拉拢选民不断施行权宜之计,对经济改革置若罔闻。

2018年,国际贸易形势紧张、美元走强、其他新兴市场地区的危机以及不确定性很高的大选,为巴西经济添了一把新愁,对巴西的市场产生了负面影响。

从年初至10月9日,巴西雷亚尔兑美元下跌12.26%,巴西股市震荡幅度也较大。

不作为的当权者、动荡不堪的国内治安和低迷的经济,让民众对当局者心存疑虑。根据美国咨询公司盖洛普Gallup的数据,只有17 %的巴西人对国家政府有信心,远低于十年前的 51 %。

而这也导致10月8日巴西总选第一轮以“没有候选人选票超过50%”而告终。

本次大选,光明抑或黑暗?

当地时间10月28日晚,巴西第二轮大选结果出炉,军人出身的极右翼候选人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赢得55%选票,打败选票数为45%的左翼工人党候选人Fernando Hadda,成功当选巴西第44届总统。

这意味着始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左翼控制拉美政坛的“粉色浪潮”的历史进入最低潮时期。而这,也是自三十多年前结束军事独裁政权以来,拉丁美洲最大经济体第一次开启右派执政的时代。

博尔索纳罗将于明年1月正式就职。现年63岁的他在此次大选中,曾誓言打击腐败、强化警察执法、改善社会治安、推进税务改革和养老金。

作为13名总统候选人中,唯一没有遭到腐败指控,又积极推崇“自由经济”的博尔索纳罗,提出了一些列改革措施。这些措施令市场认为巴西经济可能走向复苏,但也有一些经济学家质疑这些措施能否真正落地,又能不能真的挽救巴西?

巴西经济的希望?

博尔索纳罗认为,巴西需要推崇“自由经济”,并要为巴西的汇率设定目标。

然而这对于很多经济学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自由浮动的汇率,其实是巴西经济稳定的基柱之一,因为浮动的汇率使得巴西货币成为一个“减震器”。

另外,这位新总统在经济上还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现在的巴西正艰难地从历史上最严重的衰退中复苏,失业率高达12%。同时,预算赤字占GDP的比例为7%,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接近80%——这对于一个新兴经济体来说非常高。

巴西财政赤字占比GDP%

图片来源:FT

而更糟糕的是,巴西将其政府预算的大部分都花在了工资和养老金制度上,这一制度也使得高薪公务员获得了过高的福利。

“最终,这届政府将要面临的挑战是,通过将有纪律的政策和结构性改革结合起来,加速财政政策的调整,并增强企业家精神,最终释放经济的巨大潜力。”

——高盛经济学家Alberto Ramos

然而,尽管博尔索纳罗立场极端,且挑战重重,但市场却认为他有可能重振巴西日趋衰弱的经济,带领这个国家与纠缠了他们数十年的严重腐败和高犯罪率决裂。

这是因为,博尔索纳罗的执政团队中有一名来自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保罗·盖迪斯(Paulo Guedes)。之后他极有可能被博尔索纳罗任命负责国家财政和经济计划。

当周日晚上博尔选举获胜后,盖迪斯表示,养老金改革及削减政府特权和浪费,将是新政府的首要任务。

“秩序,一个开放型社会需要的是秩序”。

——保罗·盖迪斯

面对巴西高企的债务和沉重的养老金,改革势在必行。

首先,当前的税收政策将会被大幅简化。收入不高于5000雷亚尔每月的人,将被免除纳税,而收入超过5000雷亚尔的人,税率仅为20%,远低于之前的27.5%。

其次,养老金将会被改革,而国家政府部门数量也会被减少一半。

“我们现在距离有效边界(efficient frontier)还很远,如果可以继续减少不必要的支出,那么未来将会有三到四年的快速增长”。

——保罗·盖迪斯

市场上对于盖迪斯的改革评论褒贬不一。

Woodman Asset Management策略师Bernd Berg对巴西经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我相信博尔索纳罗将实施亟需的改革,包括降低财政赤字。他的胜选有望刺激巴西基准股指Ibovespa涨至130000点,巴西雷亚尔对美元汇率则可能在明年年中前跌至3以下。

而高盛的经济学家Alberto Ramos则对于巴西的各项调整能否真正落地实施,产生了疑问

“这种更加不受欢迎的政策调整,需要政治领导力和组织并说服国会实施的能力,而(新政府有没有这样的能力)是一个非常大的问号”。

不过,尽管各界经济学家对于巴西未来走势议论纷纷,但不可否认,这一次右翼党派的选举胜利,重振了市场对于巴西经济的短期信心。

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

数据来源:彭博社,云锋金融整理

巴西圣保罗证交所指数

数据来源:彭博社,云锋金融整理

巴西民众的拯救者?

自2002年卢拉当选总统以来,劳工党执政的14年间始终没能改变巴西缺乏平等的政治现实。同时,在腐败丑闻接连曝光、劳工党多次遭受打击之时,劳工党并没有及时表态,公开承认政治失误等。

不仅如此,面对逐渐衰落的经济,人民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之时,劳工党并没有积极改变国家“前行的方向”,反而是整个国会都充斥着漫天的贪污指控,令全国人民不禁对该党派产生了质疑。

所以,作为总统候选人中唯一没有遭到贪污腐败指控的博尔索纳罗,变成了“天选之子”,寄托了民众们所有的希望。

虽然改革之路前途未卜,国内对于博尔索纳罗关于性别、种族、性取向等问题的争议也颇多。但不断上升的犯罪率、经济衰退、不断传出的丑闻,以及对左翼政府的担忧,还是让这个国家的民众最终倒向了这个“似乎”有可能拯救巴西的新总统。

根据《美洲季刊》主编Brian Winter,当下大多数巴西人都认为博尔索纳罗能够拯救国家,让人们晚上在大街上行走变得安全,打击巴西利亚的腐败,并减少1300万失业人口。

客观来说,博尔索纳罗当选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正是巴西全国范围内对于“反劳工党”(与博尔索纳罗竞争的左翼党派)的浪潮

来自里约热内卢贫民窟的Miriam Azevedo,坦白她选择支持博尔索纳罗的原因,是因为她“厌倦了劳工党从所有人那里‘偷钱’”

而另一位正在怀孕的牙医则坚定的认为,博尔索纳罗是巴西在摆脱劳工党之后的“希望”,“我们真的希望我们的孩子可以出生在一个更好的国家”

“任何强烈反对劳工党的人都能获得胜利,博尔只是在对的时间站在了对的位置”。

——来自政治研究机构Arko Advice的 Thiago de Aragão在其推特上说

然而,作为巴西选民心中“最后一棵救命稻草”的博尔索纳罗,究竟能否带领巴西民众走向新的未来,还尤为可知。

毕竟从目前右翼党派上台的国家来说,情况似乎还不够明朗。

极右翼党胜利的意大利,还在持续与欧盟为预算法案“争论”,执政几个月来,意大利“股债双杀”至少三次。

意外获胜的特朗普,固执地试图用一己之力改变世界秩序,带来的反而是贸易逆差的扩大化,和许多制造商的外流。

如今,没人能预知,以恐同、偏执的言论以及对巴西军事独裁的怀念而闻名的博尔索纳罗,究竟会带领巴西走向盛世,还是深渊。

结语

1964-1985年,巴西经历了21年的军事独裁统治。好不容易走向民主之路的它是否会转到独裁的轨道,现在下结论似乎还为时尚早。

然而,从美洲到欧洲,再到如今的拉丁美洲,“X国优先”、逆全球化的民粹主义似乎愈演愈烈。

曾经五彩斑斓的“全球化”地图,如今被各个右翼党派肆意割裂,画地为牢。

这些崇尚民粹主义的党派之所以能够在选举中胜利。也许是因为底层人民在日益衰退的经济中苦苦挣扎,而从前信赖仰仗的政府又无所作为,右翼党派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位置,承载着人民的希望,是右翼政党能取胜的根本原因。

至于他们能否带着人民走向经济复苏的世界,the future will tell.

[1] 二元经济结构:是指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的工业和技术落后的传统农业同时并存的经济结构(传统经济与现代经济并存)。即在农业发展还比较落后的情况下,超前进行了工业化,优先建立了现代工业部门。由于传统农业部门和现代工业部门的工资差异,诱使农业剩余人口向城市工业部门转移。两部门贫富差距大,二元经济结构不利于社会的稳定。